晏讫游

VAN,VAN,VAN.

生日快乐

退役后,荣耀停服设定

叶秋踩着点到公司的时候,叶修还在打游戏。
他被滚滚的烟连呛了好几口这才蹙眉挥去了部分烟气,口中暗骂了几声,斜了眼他还在打游戏仿佛脱离世俗的哥哥,以及他屏幕上的,原来还有礼物游戏。
叶修悠哉悠哉地敲着键盘,一看就不是什么难对手或是boss,并且,叶秋根本不知道是前者还是后者,因为他跟不上叶修转移视角的速度。
“唷,叶总。”打游戏的终于施舍了一些余光给他,叼着烟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喊了一声。“今天这么闲啊”
还不是因为你。叶秋吐槽一句还是维持着板着脸的状态目不斜视接上一句:“爸妈今天想叫你去吃饭。”
“不要。”斩钉截铁两个字回绝了叶秋的一切想法。叶秋嘴角微抽特别想拔了叶修的网线问问他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叶修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对面的对手,一路狂奔到安全地带强制下线。
叶修拉下耳机,指尖将刘海拨向一边以免挡住视线。“嘿,不过是生日而已。”叶修噗嗤一笑,对他弟弟的生闷气不以为然。十年不都这么过来了,生日嘛,就像以前这么过过就好了。可是叶秋和他爸妈不这么想。
叶秋随手拉过办公椅坐下,闷闷不乐把手上的礼物扔给叶修。叶修一挑眉伸手接下,含糊不清地道了声谢,一拍头才想到原来还有礼物这回事。
“唔,哥送你一个礼物。”叶修顿了顿,对上叶秋期待的小眼神,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他。“出门左拐,自己去买张荣耀卡吧。”这下叶秋可受不了了,跳起身骂了句被叶修以摸宠物头的姿势按了下去。
叶修语重心长地教育道:“礼轻情意重。”

叶秋攥着那皱着的几块钱,心情复杂地在人海中走着。没见过礼物还要自己去拿的。自己这个哥哥真是。叶秋想着,找不出词语去形容。烦恼地抓了抓头发,烦躁极了。
荣耀卡,对于他并没有什么用处。多亏了他亲爱的哥哥,离家出走十年把父母所有望子成龙的期望全部寄托在他的身上。搞得他十年来都不知游戏为何物。

很小的时候。叶秋喜欢抱着游戏机啪叽啪叽打,虽然几乎没有几次打得过,要不就是赌气不玩了。
叶修可不一样了。据管家口述到。当年的叶修因为长子身份的原因,寄托了父母继承家业的期待,游戏机基本上碰不到。每次趁着叶秋打不过关,以着兄弟之间互帮互助的理由帮叶秋打过了每一关。
虽然过了关叶秋很开心,但是重点是,这样就代表着他有得重新找个游戏玩或者从头再打起。然后叶秋就怒推桌而起,叶修却不知溜到何处去了。
就这样打打闹闹过了许多年,叶秋暗暗地准备离家出走。结局许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叶修敏锐地发现了他的计划,并且走之前还特别嚣张地给叶秋留了张字条。
“我替你打游戏去了。”

叶秋想着手上攥地更紧了。不过说实话,他现在也不想刚看到字条时气炸起来的心态了。但是吧,无论如何还是很气啊。
拐过十字路口,叶秋抬眼看见报刊亭,想起出门之前叶修随口怕他迷路嘱咐的一声――报刊亭里都有卖。他走上前,敲了敲暗沉着的桌面把老板唤出来。
“请给我一张荣耀卡。”
老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上上下下来回打量着,见他一身西服才开口道:“小伙子你是从国外回来的吧?荣耀早过时了,没人卖卡了。”
叶秋闻言一愣,想起叶修电脑上的游戏屏幕挤出一丝笑。“老板你开玩笑吧,荣耀不是还有很多人玩吗?”
“早停服了。”老板挥挥手,目光恍惚了一下,又坐下,融进一片黑暗之中。
叶秋离去时隐约听见老板的喃喃自语。

“当初那也是我最热爱的游戏啊。”

叶秋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公司,进了电梯,到了指定楼层一进去,依旧看见叶修在敲着键盘,桌上助理送来的饭菜都凉了,人还在打着游戏。
“混账哥哥。”叶秋狠狠地叫了一声。叶修头也不会得应了声,专注着对付对面那个喋喋不休的剑客。
他虽然不知道叶修是如何在停服后依旧玩着这个游戏的,也不知道那些职业选手退役后为何一直在坚持。他咽下了后面自己的经历和埋怨,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就像当初他看着叶修顶着他的名字在浴血奋战时的那种心潮澎湃,十年了。他一直看着叶修,看着他封神,落寞,重头来过,再次封顶。
真的挺好。起码他还在坚持,那股从未停止过的热情与追求。

有点回到小时候一起打游戏的时候了。

清明贺文【伞修伞】

清明节快乐

小学生文笔

私设,研究员科学家设定

食用愉快

私心打cp标签




从很早开始,叶秋就代表学术界的权威宣告,人,是可以复活的。

可惜这一场惊天动地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叶秋因涉嫌人体实验被嘉世逐出。

 

但,一切都才刚刚开始罢了。

 

发着蓝光的屏幕映着那人紧皱的眉头,“呼——”那人长出一口气将键盘向前推了推满意地看着电脑中运作着的数据消瘦的面上浮起笑容。

“我可算是等到你了。”那人毫无犹豫地将一切拷进U盘中用着怀念的语气呢喃自语。十年来,“我可算是等到你了,苏沐秋。”

门外传来叩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苏沐橙的面庞出现在门边。

“嘿,明天清明节了呢。”苏沐橙伸手将布满文件的桌面腾出一块位置把饭菜放下有意无意地提及到。

叶修接过饭菜扒了几口含糊不清应着笑意攀上眉梢。“嗯。明日,便可接他回来了。”

苏沐橙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他言语中的含义不可思议地回眸看向电脑上运转的事物手中的碗筷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碎成遍地。她捂住嘴分明是在笑但眸角却流转着泪水。

“好。”不知多久她终于出声应到。

终于等到你。

 

叶修费力地来开坟头盖着的石板落出下面那人保存完好的面庞,他长年稳定的指尖竟有了点抖动。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将至关重要的零件置于那人已经许久不再跳动不再温热的心口。

按下手机上的界面按钮闭眸睫毛微微颤抖着听耳边风呼啸而过余光看见巨大而强烈的光芒铺满了整座山。微风从身旁拂过如同那人重新温暖的指尖覆上。叶修尝试着睁开眼适应外界的光亮恍惚中看见不远处那人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叶修?”

那人清澈的声线在山半空回荡绽在他心里。

 

——END

后面有花絮

 

 

 

 

 

 

 

 

 

 

 

 

 

 

 

 

 

 

 

 

 

不知过了多久,苏沐橙从睡梦中醒来眸色复杂地看着电脑上铺满整个文档的文字移动鼠标,将文档丢入回收站,清空。

如果一切都像那样美好就好了。苏沐橙垂眸披上外套余光扫了眼天气预报从墙角那了把红伞出门,门外传来钥匙的清锁声和她渐行渐弱的脚步声。

 

“哥,叶修,我来看你们了,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真.END


不接受谈人生谈理想

不接受刀片

清明节快乐


GGAD 《我曾经爱过你》

诗文来自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

算是萌cp这么久的孝敬组织文吧。

小学生文笔

ooc勿怪


 

I loved you; even now I mayconfess

Someembers of my love their fire retain

But donot let it cause you more distress

爱情

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有一份情永远缠绕着他。如同路旁不慎勾划住的荆棘。逆着重力而上,环绕着他试图将他吞噬。阿不思试图亲手了解这份所谓已经深化入住两人之心的交情,然后让它在自己的心中永远地消亡,永远,寂灭下去。然后被轮回转动的时光侵蚀殆尽。

可不论如何,只要听见记忆中深深刻在骨子上的词句,已经有许朦胧的脉络便会循着光亮一点点清晰起来,满满当当地铺在心间,比以往的怀念来得更加牵动人心。

他已经不知道改怎么去面对那个人和自己对他的感情。他已不知道他是否在害怕,害怕那个温和的戈德里克山谷,就算是昭示失败的浓烟滚滚都比那人来得好上不知多少。那个少年怎么了?多少尘埃染上他的耀眼的发尖看他眸色黯淡嘴中不知咒骂着何。手先思维一步伸出拂去点点灰尘,那人笑起来,嘴角维扬,眉尖轻狂,刻就心的模样。

 

Hopeless and tongue-tied   yet I loved you dearly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   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霉湿的纸张执于手中扑面来青草雨后的清香,粘腻淡薄的晨雾不断地漫延着带着芳芳的花香占领了整片思绪。随后,一切便如同承受不住巨压的玻璃沿着中心的裂缝蜿蜒伸展开裂成粉碎。眼前朦胧的视线告知他刚从梦中醒来,熟悉的字体带着主人青年期的狂妄张扬随即亮起心中荒寂废弃的灯火。

三个几何图形互相叠上构成奇怪的模样—圣器。随着一切慢慢进展步入那人眸底深处的森林迷路无措。从不指望那人有分毫回应,只是心中暗自期望着若有一天就好了,若有一天就好了。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茂密的树丛看不清那人最根本的模样。一切都如同暴风雨前的平静带着最后绝望的祥和。

直到某日相对的魔杖之间迸发的光芒苍白了天空无数都黯淡无光。心中执着了许久的念头被否决于信笺,羽笔于纸上晕开那人的名字眼前恍若那个山谷中耀眼璀璨的星光。

 

So tenderly I loved you  so sincerely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魔法在身体中游走扩散仿佛是他的幻想,将心血搅得天翻地覆。终于轻松的呼吸声环绕着虚弱躯体。一生的任务与职责或是,赎罪都被交付全盘托给他人,微风拂过身侧如同山谷的美好,抬眸睁眼看见那人浮浮沉沉的记忆中的模样立于面前,那个将人生割就成截然不同的片段的人,划出了他人生中最美好最让人怀念的时光与悲痛。

把一切都储存在那个山谷的清风中,让记忆牵着自己走回原点走回第一次遇见那人的周景旁。气息渐消,抬眸入眼的是星辰大海。

 

I prayGod grant another love you so.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有预言的能力。在那个逃离自己爱着却负疚的人的夜晚他清晰地望见空中珊珊零星的光的碎屑,在他头顶上半空中柔和地绽放着光。那个人最爱的色彩与光明。可关门前的那一眼,那人的眼眸灰暗着永远失去了海蓝宝石般的纯净。那人在做什么?或许在埋葬他的妹妹和他的一生的情吧。

赤褐发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那人眸底映着天上的星光却比星光更胜一筹。怀着复杂的心情他伸出手,触及那人发丝时看着三千发丝转瞬变就华发如同荆棘一般缠上他的心。

不管如何最终他们还是在一起。他看着那个虚弱到不行的老人念着他的名字合上了眼。不管怎么样永远看见的是一片天空。他想着,心念一动握住老人的手指尖触及的只有冰冷的死亡。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I do not want to sadden you again


【八晴】圣诞贺文

圣诞节快乐√
依旧是玩不腻的来者 @Tlak 太太的圣骑八百♂x教皇晴明的设定
i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欢迎提各种意见
祝能抽到ssr

“圣诞快乐,教皇冕下。”
人们站在晴明面前异口同声地说道。晴明愣了愣,才想起今天是圣诞。勾唇笑了,揉了揉山兔的小脑袋温声道:“圣诞快乐。”

“圣诞真是个好日子啊,”桃花捧着杯子感受着从杯中传导来的温暖,不由得感叹了一声“如果在这一天生日就好了啊。”
山兔停下啃甜饼的动作,歪头努力地想了许久:“……八百大人是在圣诞生日的呢。”
“诶诶是吗?说起来,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没有看见八百大人呢,八百大人不知道去哪里了呢……”
“嗯……我去找找他吧。”安倍晴明放下杯子,端起那份为八百比丘尼准备的,起身向
殿外走去。

八百从睡梦中转醒,抬了抬眼皮,青蓝的外套映入眼帘――是冕下的外套……八百恢复了一下冻僵的身体机能,起身,青蓝的外套顺着这个动作滑落。他弯下身去捡,一只手从视野的斜边伸出,先一步触到那件衣服。
“……冕下?”八百愣了愣,看向那个正在折叠衣服的人。
“嗯,”晴明淡淡地应了一声,眉间隐隐带着笑意“我看你不在,就想到你应该在这里。”晴明补充了一句,将手边的那份食物递给他。
八百勾了勾唇角,谢过了晴明的好意,却没有吃,只是坐在那里安静地凝望着晴明。
“怎么了?”晴明感受到他的视线,抬眸对上他的眼睛。
“……大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是啊,生日快乐啊八百。”
――可是,生我养我的人,又是谁?他们,又在何处?
八百沉默着,扯出一丝苦笑:“冕下,杀了我吧。我……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意义去支撑自己。”
“……八百,月色美吗?”
八百愣住了,他不是不明白这句话之后所蕴藏的含义,他也不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但他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被冕下提起。他回过神来,低声答到“……自然,是美的。”
“既然如此,”晴明唇边浮上他一贯的笑“我给你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冕下请说。”
“陪我度过无数个圣诞,可好?”
八百起身,跪在晴明面前,低头吻上他的手背。
“好。”
自然,是好的。

【END】

ps,至于晴明的话在日本大概是喜欢你的意思√

[八晴]信仰


来自Tlak大大的设定√ @Tlak (一发完的文我竟然拖了这么久……万分抱歉)
ooc有,轻喷
小学生文笔
注意,邪教出没
圣骑八百♂x教皇晴明
以下正篇

八百比丘尼的日记


为什么要写日记?冕下好像非常感兴趣。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一个习惯就沿袭下来了。太多的时光流逝,当初记下这些的原因也逐渐模糊淡忘,再也无法牢记。或许就是因为记不住吧,但也无从得知了。


帝都的情况愈加危险。弥漫的执念越来越强,于是便会入魔吧。冕下越发自责,但一切都不是冕下的错,所以冕下何必自责?
地下开始暗暗流传起风言风语,说黑暗是由冕下开始传播的。一派胡言。教皇冕下便是光明,便是最绚丽的晨光。
只是――光明的背后,或是说光明之下就是黑暗。但无论如何,哪怕是以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为代价我也要守护这束光。守护八百比丘尼唯一的信仰。


又将入魔。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为教廷中的孩子们讲述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哄着他们睡着。给予他们从小流离失所未能尝到的温暖。
“信仰,有何用?”她的质问依旧还在耳边。无法回答,信仰的确毫无是处。或许,这次不同了,是你对我解释的时候说的吧。
哪怕是为他穿上圣骑团的制服,戴上那无情的冰冷的佩剑,也一样做到了啊。
我可以为他改变一切,甚至是那颗快要腐朽的心。


哪怕是我也占卜不到吗?太危险了,这次的南征的风险太大。但冕下却坚持要去。冕下……还是心怀愧疚的吧。对于导致他们被推入黑暗的愧疚。加上,谣言传得愈发肆无忌惮,甚至在冕下面前也开始小声讨论。
请不要自我怀疑了,冕下。切都不是你的错。


冕下还是敲定了南征的路线决定出发。对不起,冕下,这一次我不能听从您的命令留守帝都。此次南征过于危险,我必须要保护冕下。哪怕您训斥我,也要紧跟着您,不容许半分差错。冕下,请您明白。我的忠诚不是献给教廷,而是您。


与占卜的结果一致,果真出了事,幸亏我偷偷跟着冕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虽然这次的危险过去了,但我总隐隐感到危险……是有更大的风雨吗?不管如何,我要保护好冕下。


是那害得他们入魔的人。现在竟然又来陷害冕下……胡说,杀了冕下的这种“大义”,我是不会认同的。[字迹潦草]


[字迹潦草]……赞美我主,冕下一定要醒过来……


上天,我以生命为代价,祈求冕下无事……[墨迹晕开]


这或许是最后一篇日记了。冕下的右眼受损,就算醒来也……[墨渍]都是因我而起……活太久的诅咒,夺取着身边人的生命。
我不该贪恋生的美好而吃下人鱼肉,这样冕下也不会[墨渍]
赞美我主,请带走这条不该存在的生命来换取那个不该如此的人。
冕下……安倍……晴明大人,果然还是习惯了尊称。青行灯小姐那时对我说的,我终于明白了
――“我想,这不是信仰,是爱。”

期盼着网易爸爸给我一个灯姐……

p1――p5为p过的灯姐
p6是原图
p7――p8为摸鱼

网易爸爸请你赐我灯姐!!

【伞修伞】中元节

如果人生是一场游戏……
    可以在Game Over 后重新在来,可以不断地存档读档……
    该有……多好……

游戏正在初始化……
话外音开始响起:“我叫叶修,出生于B市的叶家。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离家出走去打游戏。过了一段时间,我来到了H市。看见有家网吧在打擂,便跟着人流进去看了看。擂主是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少年。技术很不错,一时起了想与他争个高下的心思……”
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前的画面开始清晰。网吧里挤满了人,挥手呐喊着。比赛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又是一次打擂失败。指前动了动,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对话框:
<Q1:是否要与少年打一场游戏?>
A.是            B.否
控制着指尖在A上按下,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走向少年,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十几岁的苏沐秋自然打不败活了28年的叶修。没过多久,苏沐秋落败。苏沐秋不甘心,拉着叶修一直与他较量,直到2015年。
【形成结局1:阴阳两隔】

刚经历了生死离别,睁开眼时前面晃着的全是血色。缓缓闭眼,再睁开。已回到了当时相遇的网吧。对话框再一次出现,迟疑地在B上按下。
转身离开,如同平行线永不相交。
【形成结局2:各自人海】

原以为两人会在荣耀相遇,可两人却再没交集。低头思考了会儿,才明白叶修是苏沐秋的触发条件。平平安安,就算没有交集其实也挺好……系统再一次将时间轴拉回相遇。叶修选择了与其相遇。这次没有留下,只是告诉苏沐秋,等他来打败自己。
但在荣耀开服之后,他却没见到苏沐秋。这次,也差不多。
【形成结局3:一面之缘】

第四次,还是和第一次选择了一样的。在某个凌晨,荣耀开服。叶修选择在他出事那天离开。最终还是天不如人愿……
【形成结局1:阴阳两隔】

又是失败……叶修按照现实中的选择,也就是第一次的选择,在荣耀开服后一天离开。他去了嘉世,按着他的原来的选择来赌一次,赌苏沐秋活。
不出他所料,嘉世依旧三冠。不一样的是,枪神和他绚丽的打法提前来到荣耀的舞台上。
2025年,苏沐秋看着叶修的睡颜,轻笑着把滑下的被子盖上。望向窗外的云海。
青山未老,与君白头。
【形成结局4:????(系统故障x)】

叶修从游戏中醒来,窗边人发色如同暖阳。听见声响,便转过身来“醒啦。”
未等叶修说什么,那人已走过来在他眉心落下一吻“中元节快乐。”

其实,生活本就是游戏。在梦里,荣耀女神对叶修说到。
(叶修:……中元节怎么能说快乐……)

文估计来不及发了。。就意思意思发个手写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