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T.

这只是一个存货堆积处。

…dbq,我还是喜欢棕发的庄花。(服饰详见洗心问剑1封面。

GGAD 《我曾经爱过你》

诗文来自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

算是萌cp这么久的孝敬组织文吧。

小学生文笔

ooc勿怪


 

I loved you; even now I mayconfess

Someembers of my love their fire retain

But donot let it cause you more distress

爱情

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有一份情永远缠绕着他。如同路旁不慎勾划住的荆棘。逆着重力而上,环绕着他试图将他吞噬。阿不思试图亲手了解这份所谓已经深化入住两人之心的交情,然后让它在自己的心中永远地消亡,永远,寂灭下去。然后被轮回转动的时光侵蚀殆尽。

可不论如何,只要听见记忆中深深刻在骨子上的词句,已经有许朦胧的脉络便会循着光亮一点点清晰起来,满满当当地铺在心间,比以往的怀念来得更加牵动人心。

他已经不知道改怎么去面对那个人和自己对他的感情。他已不知道他是否在害怕,害怕那个温和的戈德里克山谷,就算是昭示失败的浓烟滚滚都比那人来得好上不知多少。那个少年怎么了?多少尘埃染上他的耀眼的发尖看他眸色黯淡嘴中不知咒骂着何。手先思维一步伸出拂去点点灰尘,那人笑起来,嘴角维扬,眉尖轻狂,刻就心的模样。

 

Hopeless and tongue-tied   yet I loved you dearly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   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霉湿的纸张执于手中扑面来青草雨后的清香,粘腻淡薄的晨雾不断地漫延着带着芳芳的花香占领了整片思绪。随后,一切便如同承受不住巨压的玻璃沿着中心的裂缝蜿蜒伸展开裂成粉碎。眼前朦胧的视线告知他刚从梦中醒来,熟悉的字体带着主人青年期的狂妄张扬随即亮起心中荒寂废弃的灯火。

三个几何图形互相叠上构成奇怪的模样—圣器。随着一切慢慢进展步入那人眸底深处的森林迷路无措。从不指望那人有分毫回应,只是心中暗自期望着若有一天就好了,若有一天就好了。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茂密的树丛看不清那人最根本的模样。一切都如同暴风雨前的平静带着最后绝望的祥和。

直到某日相对的魔杖之间迸发的光芒苍白了天空无数都黯淡无光。心中执着了许久的念头被否决于信笺,羽笔于纸上晕开那人的名字眼前恍若那个山谷中耀眼璀璨的星光。

 

So tenderly I loved you  so sincerely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魔法在身体中游走扩散仿佛是他的幻想,将心血搅得天翻地覆。终于轻松的呼吸声环绕着虚弱躯体。一生的任务与职责或是,赎罪都被交付全盘托给他人,微风拂过身侧如同山谷的美好,抬眸睁眼看见那人浮浮沉沉的记忆中的模样立于面前,那个将人生割就成截然不同的片段的人,划出了他人生中最美好最让人怀念的时光与悲痛。

把一切都储存在那个山谷的清风中,让记忆牵着自己走回原点走回第一次遇见那人的周景旁。气息渐消,抬眸入眼的是星辰大海。

 

I prayGod grant another love you so.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有预言的能力。在那个逃离自己爱着却负疚的人的夜晚他清晰地望见空中珊珊零星的光的碎屑,在他头顶上半空中柔和地绽放着光。那个人最爱的色彩与光明。可关门前的那一眼,那人的眼眸灰暗着永远失去了海蓝宝石般的纯净。那人在做什么?或许在埋葬他的妹妹和他的一生的情吧。

赤褐发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那人眸底映着天上的星光却比星光更胜一筹。怀着复杂的心情他伸出手,触及那人发丝时看着三千发丝转瞬变就华发如同荆棘一般缠上他的心。

不管如何最终他们还是在一起。他看着那个虚弱到不行的老人念着他的名字合上了眼。不管怎么样永远看见的是一片天空。他想着,心念一动握住老人的手指尖触及的只有冰冷的死亡。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I do not want to sadden you again